时 间 记 忆
<<  < 2014 - >  >>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

最 新 评 论

最 新 日 志

最 新 留 言

搜 索

用 户 登 录

友 情 连 接


 
 
 
人生缘起
[ 2014-6-25 16:32:00 | By: 99and99 ]
 

如果人生可以选择,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与现下生活所不同的道路,可是人生就是如此,活在当下,希冀着未知。

去色达佛学院,是再三的别无选择,这些年,走过千山万水,需要一种打动和震撼的特别感觉,不然,无法激动。

做攻略、联系包车、订票、打包,甚至不需要去购置必须品,为了此行程预想的艰苦,甚至背了两个睡袋,可事实我连一次都没有用过。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,带来的是生活和交通的便利,以及遥远的举手可及,而这些简单和容易,带来的是人内心的失落和无比的空寂。

成都的奥尼是个热情的人,上次512去陪行很久,这次不仅帮我订了宾馆还非要前来接机,说是想见见老朋友,让我不忍拒绝麻烦他,所以省下了我们不少麻烦。走时实在不好意思再打扰,就在回到家之后才告知:有缘再会。

索朗是个藏族人,三菱越野车刚买了二个月,朴实、善良、虔诚地信仰藏传佛教,所以这一路让我看到了一个有信仰人的内心的真诚,在遇有塌方的地方,他会主动退让在地边有序地让车辆进出,有些塌方是挖机随挖随时通行,索朗在经过挖机时会鸣喇叭以示感谢,他每次都会说:他们为了我们的通行很辛苦,要谢谢他们。路上偶有人拦车,他会很歉意地平摊双手,以示抱歉,如果有车让他先行通过,他也会鸣喇叭致谢。有一次他忽然停下车,走到车头前挥开一只昆虫,问他做什么?他说:那只虫好象飞不动,我帮他飞走。我不是有个有信仰的人,但是在这同行的五天里,我觉得他真的很幸福,甚至让我感受到了他的幸福。他毕竟还是个腼腆的人,初时两天有些拘谨,不枸言说,到了第三四天才渐渐开朗,晚上还给我们讲了很多他的见闻还有传说,有一个好的司机还可以是个好向导,他不仅给你指路,还可以给你解惑,这一次,我们有幸遇见这样一位引路人。

    圆洋大师是我们在佛学院在路边认识的,沈阳人,退休前在一家企业工作,听她所述单位应该很不错,退休后与佛结缘,便离开了丈夫和孩子投身于此,六年了再没回过家,不过也没有家了,孩子来看过她一次,但她说虽然条件很艰苦,初来时也会哭,但精神很幸福,她很满足。她带我们去她家,看门上写着扶贫协会,想来她应该是协会的负责人,她的家在这里应该算是很富裕,因为楼上楼下应该有几十平米(佛学院的人们一般的房子都是只有几上平方),楼上是女性所居,楼下为男性所居,用以供游客或佛教徒们暂住。她给我们讲佛学,还给我们每人一串佛珠和受过活佛加持的糖果,说一定要给孩子吃一颗。临行时我们想给点钱,她连说不行,如果我们要给,就去坛城供些香油,在这里她条件算是很好的,因为有退休金,供她生活有余。

慈诚罗珠谌布,索朗说他是个活佛,见他真是一种缘份,这时候你不得不信,这世上真有缘份这种事情。佛学院的高反和清苦让我们已经很想离开,吃早饭时遇到一个严重高反的人,说在这已经躺了三天了,就为了来见活佛,其实我们并不懂,但是觉得他这么虔诚,我们是不是也去见一面,他答应到时候给我们电话,带我们一起去见。时近午后,没有电话,发短信也不回,我们决定还是自己去问问看,连问了几个都不太清楚,我们决定去看看经堂看有没上课,到了经堂说要四点以后才有课,所以便顺口问有没活佛可见,一个喇嘛给我说这个时间刚好有,要往哪走哪走,我们一看又是往上走的路,便打了退堂鼓,其中一个同行的说她帮我们看包,我们要去的话她不去了,我们两个还在犹豫,这时一个喇嘛说他可以带我们去,这时候我们两个有点不好意思了,人家要带我们,总不能拒绝不去,这似乎有些不敬了。所以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便去了,在高海拔每往上走两步就气喘不行,在门口路上遇见几个藏民,看见我们喘成那样,连连催促:快点,快点。那种虔诚和急促让我们更加好奇。他的房子和其他喇嘛的明显不同,在于他的房子有个小院子,院子里还有一排花草种着,他举着一块板里面是包着的经书,在每个人的头顶念念有词。后来索朗告诉我们,这是加持,受到过活佛加持的人,死后就不用轮回了,到时他会把受过加持的人一起带去天堂。佛教信仰的是来生,他的美好在于未来是一个美好的地方,让人无限瑕想和向往,索朗说,你一定要相信,这样才能上天堂。看到慈诚罗珠谌布就感觉很面善,其实当时我对于他的名字还搞不清楚,后来晚上到了四姑娘山脚的长坪沟晚上和索朗聊起百度以后才知道,原来我上个月还买过他一本书《慧语莲灯》,刚刚看完,对于人名我向来都是弱项,只是这本书的封面和内页都是他的照片,所以见时难怪看到他觉得好面善。

两个藏族姑娘。佛学院的觉姆们都劝我们应该去看天葬,其实在06年去甘南的时候就看过天葬台,对于天葬还是内心拒绝的,毕竟过于违背三观。从佛学院出来在路边等车去开葬台,问了几个车都不去,这里飞驰下来一个面包车,破烂不堪,节奏很强的动感音乐开得很响,两个姑娘对我们喊:是不是去天葬台?我们说是的,然后说好去了之后送我们去色达县城谈好价钱便走了,两个姑娘都很漂亮,一路的飞驰一路的劲爆音乐,藏族的年青人都喜欢这种音乐,可以看出他们这个民族的激情和火热。到了天葬台,和我同行的另外两个伙伴就不知去处了,两个藏族姑娘和我一起,天葬台已经成了景点,用钢筋和水泥拗出各种造型,天葬师们闭关修行的地方都是在水泥筑成模仿的山洞里,实行天葬的地方散发出阵阵的腥血气味让人作呕。两位姑娘已经不止一次来这里,小伙子姑娘出来玩居然选择天葬台,这真是让我大跌眼镜。逛了一圈天葬台,我们挑了一个高点等待天葬开始,尸体还没到,天葬师还没出现,大家都还在高处等待,时间慢慢接近,尸体一具一具地过来,大家都开始慢慢朝前移动,两位姑娘一会儿又拉我往前走,一会儿说人都在面前你就什么都看不见了,等到天葬开始,发现我已经站在了最前面,眼前四具尸体横陈在面前,天葬师坦然地举着刀进行着他例行的程序,两位姑娘已经拿我给的餐巾纸塞住了两个鼻孔,我把自己包在围巾里露出两只眼睛,而身边长枪短炮大家都已经在哗哗开拍了,而一侧大群的秃鹰已经等在那里蠢蠢预动,有两个藏民拦着秃鹰防止它们早早抢食,待天葬师进行完他的程序,瞬间秃鹰们已经密密地堆在一起抢食了,一批吃完振翅飞走,另一批已经堆积而上,而我终于还是偷偷地拍了几张照片,只是当天晚上一夜的恶梦,第二天就删除了大部分只留三张再不敢看。

所有的旅途都是人生,而人生亦是旅程,在路上会遇上各色人等,但是出门在外的路上遇到的还是好人多,他们让你见证了真实和诚朴,见证了人生的美丽和希望,在路上的日子总是比现实中美好,因为有各异的风景,还会遇上各种人,因为你是过客,所以所遇的更多的是热情和诚恳,为什么总是有人迷于路上,因为在路上,你是个飘然而过的精灵,你收获的是各种美好和回忆,其实人生也没有太多的苦难,重要是学会放下,各种挫折坦然一笑,各种美好收获心底,人生,何处不美丽呢。


 
 
发表评论:
 
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
浙江博客欢迎您!